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 业界 > 正文

疯狂的抖商培训 包教不包会

2019-10-31 14:48:46 来源: 我要评论(0)
两个月前,淘宝店主阿强经人介绍认识了浙江著名网红陈康,他本意是向后者讨教一些做短视频引流的经验。

谁知,了解阿强的来意后,陈康直接告诉他,想学经验可以,但要先交拜师费16万。

无独有偶,河南商丘的摄影师小忠不久前在研究抖音时也咨询过一家非常有名的抖商培训机构。但拿到该机构的课程介绍后,小忠懵了,“一个短短5天的线下培训班,价格竟然要29800。”

“短视频已成了你不得不踩的风口。”10月16日,在微商领域KOL方雨举办的“网红直播带货峰会”上,抖音头部账号“野食小哥”背后的网红推手王敏敏也出现了。

据一位参会人员介绍,当天的大会,王敏敏甚至一度超过了活动主办人方雨,成为了台下观众最想要获得联系方式的人。

抖音正在成为淘宝店主、线下商家以及传统微商眼里最重要的营销工具之一。有答案茶和海底捞的案例在前,几乎没有哪个企业能抵挡这种一夜爆红的诱惑。

在和小忠沟通时,那家抖商培训机构的客服就曾这样问他,“你觉得29800很贵吗?可一旦视频上了热门,带给你的可能就是100万的营销额。现在你还觉得贵吗?”

“贵那肯定是贵的。”小忠心里暗想,但让他更纠结的是,掏了这份钱,就一定有用吗?

见仁见智的总裁班

“水镜先生”是抖商领域一个避不开的名字。

水镜先生真名强小明,是抖商大学的创始人,有将近8年的电商经验。今年3月,强小明在杭州主办了“首届世界抖商大会”。

大会吸引了超过4000人到场,恰逢抖音当时通过邀请制为多个百万级抖音号开通了购物车功能,这就意味着抖音开始彻底拥抱电商,而抖商概念也通过这次会议一炮而红。

这其实是一个和抖音官方毫无关联的会议,但绝大多数人都被误导了。

大会举办期间,抖音方面甚至发表声明,称抖音官方从未授权任何“抖商”相关活动,也从未与“抖商”相关活动有过合作。然而,这样的争议反而将会议的热度推得更高。

抖音美食达人Sunny专门从南昌飞来杭州参加会议,然而会议的内容却让她无比失望。“都在讲一些非常基础的东西,主办方吹嘘自己的课,嘉宾则吹嘘自己的货,毫无意义。”

同样到场的老米却有不同的看法,“越大的会越难听到干货,参加这种会,最重要的还是感受氛围,抖音已经进入爆发期,只在家里看新闻,你很难感受到那种共振。到现场就不一样的,你会被激发的很有斗志。”

老米本人运营着一个淘客社群,在他看来,本次抖商大会的主办经验也很值得学习,“办这么一场会议,成本不会超过50万,一场会议下来,至少能有200万的收益,当然这对主办方来说,只是小钱,最重要的是会火了,名气有了,后续你无论做培训还是做社群都有背书,这些才是最赚钱的 。”

老米的想法正中强小明的下怀。大会结束不久,强小明就上线了第一期3天2夜的抖商实战班,售价9800元,100人很快报满。而小忠之前提到的29800的线下培训班,同样是抖商大学的课程,只是比实战班多了2个月的助教回访。

“事实上我们办这场会的目的就是宣传抖商大学。”强小明说。而办会之前,他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据他回忆,当天他们团队只安排了3000人的座位,后面却来了4000人,“很多花钱买了票的人都只能站在外面或会场过道。”

后来,抖大课程上线,卖得同样火爆。强小明统计了学员的背景和需求,发现这些人里有已经做了抖音的,也有没做的;有单纯想做达人的,也有卖货的;有开线下店的,也有微商。人群的跨度远超他的预期,想通过一套课程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几乎不可能。

最后他还是决定从自己擅长的角度入手,专门针对中小企业B端用户制定课程。“等于你想做好物视频赚佣金或者想做微商拉人头的话就不适合我们的课,我们就是教你怎么通过抖音卖货。”

强小明给了界面新闻记者一份近期开课的总裁班课程表,内容显示,第一天的课程主要是观念灌输和市场分析;第二天的课程则主要讲如何搭建团队以及利用抖音变现的多种方法;第三天则是平台规则解读和爆款创作公式。

但这样的课程真的有用吗?一位曾经上过抖商大学课程的学员对界面新闻表示:“收获肯定是有一点,但也看你自己是什么水平,你要两眼一抹黑的去听肯定有收获,但如果已经有一些了解了,就没多大意思了。”

而报这种班的真正意义在他看来就是花钱买教训,“能报这种班的人都不差钱,哪怕上这个课有一句话的启发,让你少走一个弯路,也值了。”报名前,他曾听说第一期总裁班上有位美业微商大佬,听完人物IP课回去做了个科普号,半年做到了400万粉丝。

“所以值不值真的还是看自己。”

微商套路

从今年4月开始,强小明能明显感觉到,市场上正在不断出现竞品。

但不是所有带有“抖商培训”字样的机构都是在真心做培训。

一家名叫全民抖商的机构在知乎、贴吧、微博等社交媒体都非常活跃。根据网上留下的信息,界面新闻记者加上了全民抖商一位工作人员斌哥的微信。

“恭喜新会员入驻全民抖商开启赚钱之旅!”

“0基础抖音创业,不会拍视频也能月入过万,你还在等什么?”

“不会拍视频?推广会员加入平台,每天都可拿高额推广提成。”

打开斌哥的朋友圈,几乎每一条都是类似这样的鸡血内容。从今年10月开始,他每天都会发至少10条类似的朋友圈。

在斌哥的描述里,全民抖商采取的是一种“比市面上所有抖商培训机构都要高级的模式”,因为加入全民抖商后,学员每天都可以领取一个带货视频,“你只要保存视频点击发布就行了,不怕学不会,带货非常轻松,学费只要698元。”

除此以外,他还着重介绍了成为全民抖商合伙人的好处。“现在只要交3980元就能成为合伙人,合伙人可拿到学员付费最高90%的奖励。你只要动动手发个朋友圈,每拉来一个学生都能拿到分成。”

在斌哥的介绍里,成为合伙人几乎稳赚不赔。

这种模式和传统微商招代理没有任何区别。他们号称可以帮助合伙人组建自己的团队,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然而这份商业的核心却仅仅是一个虚无缥缈的抖音培训社群+代拍视频服务。甚至连代拍视频本身来源也存疑。

李响是一位抖音专职拍客,不久前,他被人拉进了一个抖音互赞互粉群。群里,斌哥每天都会持之以恒的宣传全民抖商。一开始,李响只把这当成是无聊的广告,后来,他才意识到,如果这个机构真的以代拍视频做为主要业务,那他们一定需要大量拍客。抱着这样的想法,李响加上了斌哥。

斌哥告诉他 ,现在全民抖商刚刚启动,的确需要大量拍客,拍客每拍一条视频都可以拿到5块钱。商家发来一个产品,拍客可以一次性为该产品拍100条好物视频,只要每两个视频之间有微小的差别即可。

这份工作对李响来说简直就像量身定做,于是,按照斌哥给的后台地址,李响注册了一个全民抖商的拍客账号,但抢单前却需要先缴纳至少100块的保证金,斌哥称这是怕拍客收到产品不拍视频。

李响觉得这一要求合理,于是老老实实缴纳了保证金,但缴完100元抢单页面依旧空空如也,斌哥解释道,100元保证金至多只能接10单,但商家一般都会100单起设,所以李响还需再缴纳900元的保证金。

这让李响有些警觉,他在拍客圈子打听了一下全民抖商,发现也有人像他一样缴纳了保证金,但即使缴够了1000元也依然刷不到单,因为根本没有商家在和全民抖商合作。

微信群里,斌哥还在宣传全民抖商的学员刚刚突破3000,李响忍不住发了一句,“全民抖商就是个骗子公司。”

不多时,李响发现自己已被群主踢出群聊。

事实上,在抖商培训这个混乱的江湖里,类似全民抖商这样的拉人头机构不在少数。

燃财经曾报道过一家名叫鸿鹰抖商教育的机构,进入社群需要缴纳1999元,但只要拉一个人就能分到1699元,为了方便学员们多拉人付费,该机构甚至直接将拉人进群的话术列入教材,对各种问题都写好了回复策略,声称“复制粘贴、一个礼拜就赚钱”。

而在抖商领域也颇有名气的抖商公社,也同样采取了分销裂变的手法吸纳会员。据记者了解,抖商公社的创始人正是曾著有《微商:运营策略、技巧、工具、思维与实战》一书的微商领域KOL陈光锋。

显然,从微商到抖商,平台虽然换了,但背后的人和套路却没有丝毫不同。

官方态度:正规军正在入场

近几个月以来,抖商培训市场骗子丛生的现状也已经得到抖音方面的重视。

7月19日,抖音在杭州互联网法院起诉了各大“抖商大会”主办方,包括杭州抖商科技有限公司、杭州抖友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真之棒科技有限公司、杨战争等多家公司。抖音要求上述四家公司立刻停止商标侵权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元。

据了解,这些公司在举办各式抖商联盟大会时,都宣称该活动有“抖音总部高管助阵”、“抖音总部大咖分享”,并展示“授权代理商”铭牌。抖音方面认为这些行为已构成商标侵权,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

另有接近抖音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抖音高调敲打各大抖商大会主办方也是为了警示用户,“现在市场上的抖商培训,10个有8个都是骗人的,就是微商培训换了一层皮又来抖音里圈钱,平台对这些培训也很烦恼,毕竟他们教的都是如何批量生产垃圾视频,而这对整个内容生态也是有影响的。”

资深网红推手严然也表示:现在,抖商这个词在业内已经是个贬义词,“很少有MCN会把培训当成正经业务在做,一个是太难标准化,另一个抖音官方也不提倡这个。”

“现在市面上大多抖商培训教的都是既过时又想当然的东西。”严然说,“很多讲师自己甚至都没有一个像样的抖音账号,就在那里教学员怎么养号怎么复制爆款,事实上抖音根本没有养号这一说,这些概念都是微商自己创的。”

在她看来,其实初期做抖音的很多方法思路技巧,在网上都能轻松找到。“最核心的还是创意以及内容持续生产能力,而这些都是培训所帮不了你的。”

至于像陈康这样在抖音高价收徒的网红,严然表示,这种收徒与其说是培训不如说是利益交换。“过去是师傅收了钱捧徒弟,徒弟赚了钱再给师傅上贡,现在等于就是把后面上贡的钱直接变成培训费,师傅风险更低了,大家变成了一锤子买卖。”

而这样的发展趋势也让抖音培训市场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变得严重,但抖音不可能把所有违规的第三方培训机构都告上法庭。解决这个问题,最终还是需要官方对市场进行引导,这方面,淘宝的经验或许值得借鉴。

早在2003年,淘宝就成立了淘宝大学,做为集团对外唯一的电子商务在线培训平台,淘宝大学所有对外输出的培训指导方针都会经过官方审阅,而这也让民间培训机构有了一个统一的课程内容标准。

据上述接近抖音人士介绍,最迟明年,抖音也会推出一个叫“抖拍档”的服务商系统,包括代运营、营销推广、咨询培训等上下游产业的服务商都可以申请加入“抖拍档”。到时,官方也会给出更详细的服务商指标和内容培训指导。

“相信有了官方认证的培训机构出现,抖商现在的乱象也会有所缓解。”

关键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