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 人物 > 正文

吴长江案存管辖权争议:5.7亿担保资金定性成关键

2015-02-28 12:35:52 来源: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正当雷士创始人、原CEO吴长江的刑事案件进入敏感期时,昨天(29日)下午,雷士照明(02222.HK,下称雷士)的民事代理律师、中...

正当雷士创始人、原CEO吴长江的刑事案件进入敏感期时,昨天(29日)下午,雷士照明(02222.HK,下称雷士)的民事代理律师、中银(珠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岩,在雷士大股东德豪润达(002005.SZ)的珠海总部,针对社会上一些传闻进行回应。

张岩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澄清说,惠州公安部门对吴长江一案有管辖权;雷士董事会去年罢免吴长江CEO职务合法,至今雷士没有收到吴长江指控雷士程序不合法的法院传票;此外,吴长江涉嫌挪用公司资金的担保行为,并不能等同于购买理财产品行为。

而吴长江的代理律师熊智1月29日上午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对惠州公安部门对吴长江一案的管辖权提出异议,最近准备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申诉。

管辖权的“拉锯”

针对熊智“惠州公安部门没有管辖权”的说法,张岩说,根据公安机关管理程序的相关规定,涉嫌犯罪人员的犯罪地和居住地所在公安机关有管辖权。

张岩表示,从犯罪地的角度看,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虽然犯罪发生结果的地方在重庆,但是“雷士中国(重庆)”作为结算中心,它的资金是从惠州生产基地调过去的,这是犯罪预备。所以,犯罪行为发生在惠州。从居住地的角度看,吴长江的身份证、户口本显示的居住地都是惠州,他还是惠州雷士光电的法人代表,他经常要回惠州办理相关手续。所以,无论是犯罪地还是居住地来看,惠州公安部门对吴长江涉嫌挪用资金一事都是有管辖权的。

熊智表示:“(吴长江)涉嫌的事实发生在重庆,而在重庆办理此案,成本比在惠州低很多。”他认为,惠州当地政府积极介入此事,是因为雷士承诺把总部从重庆搬回到惠州。“我刚从惠州回来,后续还会有资料公布”。

对此,张岩回应说,首先,中国法律适应全中国。其次,以事实说话。“我没看到哪个地方政府积极来处理这件事,或者哪个地方政府消极来处理这件事。我们(指雷士)接管重庆万州基地、雷士中国(重庆)总部,都是在取得(重庆)地方政府支持下实现的,它出于保护投资者的利益。我没看到惠州当地政府很积极。”

吴长江因涉嫌挪用公司资金于今年1月12日下午被惠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

张岩说,由于他不负责刑事部分,所以不清楚案件的具体进展。“吴长江已经被正式逮捕。按规定,会有一个法定期限,如果吴长江被认为构成犯罪,他将会被移送法院,由检察院提起公诉。”最近网上有些传言,“不管是否造成负面影响,我们也有必要进行澄清”。

吴长江反起诉失败?

去年8月8日,雷士董事会罢免吴长江CEO职务,引发“雷士风波”。随后,吴长江对外称,已就雷士罢免程序的合法性提起多个法律诉讼。

张岩说:“我们股东8月8日把雷士中国的公章拿过来,不是抢过来,是吴长江吩嘱手下拿过来的。”虽然股东(指雷士大股东德豪润达的人士)进入现场,双方发生肢体冲突,但是“公章是吴长江手下打开保险柜交出来的”。

针对吴长江方面在多个地方提起的七个法律诉讼,张岩说,时间过去接近半年,这些起诉并没有真正落地。

去年8月,吴长江以惠州雷士公司的名义起诉王冬雷,要求返还雷士中国(重庆)的营业执照等证件;还以雷士中国的名义起诉王冬雷,要求王冬雷返还公章;同时还以重庆雷士公司的名义起诉王冬雷、肖宇,要求返还公章及营业执照等证件。

张岩说,惠州雷士营业执照变更完成后,吴长江现已不再是惠州雷士的法人代表,根据公司申请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另外,雷士中国法人代表的工商变更早已完成,法院虽未最终判决,但诉讼已无实际意义;而重庆雷士的起诉,虽法院尚未最终判决,但“外经贸部门的前置审批已经通过了,剩下变更(重庆雷士法人代表)的工商登记了”。

其他诉讼方面,由于香港上市的雷士是在开曼注册的,吴长江去年8月还分别在开曼、香港提起诉讼,认为罢免的程序违法、结果无效。“但到今天为止,雷士没有收到法院的传票,这说明起诉后续没有跟进,或者起诉不成立。客观上没有诉讼成功。”

从结果看,张岩说,从惠州、重庆到重庆万州,都是当地政府协助雷士股东(董事会)进场接管雷士中国总部和惠州、万州基地。“如果董事会决议不合法,政府会同意吗?”

此外,吴长江指控王冬雷侵害德豪润达公司利益的两个起诉,现在也没有结果。

借离婚转移财产?

网上有说法称,吴长江质押雷士资产合法,一是股东没损失;二是不必报备;三是质押是理财行为。

“我们还原事实吧”,张岩拿出一叠当时质押合同的复印件说,吴长江的五个关联公司去银行借贷,涉及中国银行民生银行工商银行共5.73亿元借款,同时吴长江以雷士中国的名义为这些借款提供担保,担保资金额与上述借款相当,这些担保的钱目前已经被银行划走。“(雷士)损失已经造成,而且是重大损失。”

至于程序问题,张岩说,吴长江作为雷士上市公司、旗下子公司香港雷士及孙公司雷士重庆的CEO和执行董事,涉及这么大金额的抵押担保,“他是应当向股东会、董事会披露的,高管人员对公司是有忠实义务的”。

熊智曾说,吴长江的质押行为涉及为雷士中国理财。对此,张岩反驳说,“银行给质押资金一个优惠的利率,这是与理财完全不同的事。”而且,后来吴长江五家关联公司的银行借款都到期没还,雷士中国专项担保的钱最后全部被银行扣押。

“吴长江涉嫌挪用的钱是否达5亿多元,到底他的五家关联公司借款去了哪里?将由公安机关、检察院来查,正常就正常,不正常,吴长江就涉嫌犯罪。”张岩说。

一位接近雷士的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透露,2014年7月吴长江已与他的妻子离婚,是有预感东窗事发而通过离婚转移财产。对此,熊智1月29日表示,预计将在下周对相关事宜做出正面回应。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