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 股市 > 正文

金庸投资中华化工陷纷争,兄弟科技并购藏内幕交易

2014-08-25 15:04:54 来源:中国网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标题:金庸投资中华化工陷纷争 兄弟科技并购藏内幕交易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人们常用这句话来形容缔结一桩美好姻缘所必须的基...
原标题:金庸投资中华化工陷纷争 兄弟科技并购藏内幕交易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人们常用这句话来形容缔结一桩美好姻缘所必须的基本前提。但问题是,如果在“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不仅难以擦出火花,甚至会引来恶语相向、拳脚相加,从而演绎诸多荒唐,留下一堆麻烦。

  兄弟科技(002562.SZ)对嘉兴市中华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华化工”)的并购似乎是后者。这桩两年多前的并购案纷争不断,迄今不仅没有缓和,反而越演越烈。

  这桩牵涉文化名人、内幕交易、知名公司和同城操戈的“蛇吞象”式并购充斥着商业大片的诸多流行元素,从一开始就显得与众不同。

  金庸投资

  在浙江省嘉兴市南湖区,全球最大的香兰素生产商中华化工已经营三十多年,这家冠名“中华”字号的企业因座落于南湖区的第一村——中华村而得名。

  能够称得上“中华村”和“中华化工”,显然“大有来头”。嘉兴南湖不仅以秀丽的风光享有盛名,而且还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这里胜利闭幕而备受世人瞩目,成为中国近代史上重要的革命纪念地。

  “嘉兴南湖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之地,革命的火种从这里被带向全国各地,中国的历史从此写出全新的篇章。”当地一位知名人士表示,“正是在这片热土上,中华村的村民朱贵法率领村民致富奔小康,经过三十多年打拼,终于将一家籍籍无名的村办小厂打造成了全球知名的香兰素企业,初步掌握全球香兰素的话语权和定价权。”

  公开资料显示,中华化工为浙江省级企业集团、中国化工500强企业和中国香兰素生产基地。在兄弟科技并购前,2011年,中华化工香兰素的产能和销量分别达到11200吨和9099吨,产能和销量排名全球第一。中华化工2011年末总资产与净资产分别为15.3亿元和8.18亿元,其2011年的营业收入及净利润分别为16.67亿元和9906万元。

  “中华村的绝大部分村民都是 中华化工 的职工,可以说是 以厂为家 。大部分村民早已住上别墅和小洋楼,日子过得很是滋润。”谈及中华化工,当地多位村民自豪地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

  “鼎盛时期,中华化工年净利润大约在1.5亿-2亿元。”公司一位股东说。

  中华化工能成为世界第一的香兰素公司,这其中也有武侠大师金庸先生的功劳。据介绍,早年,中华华工董事长朱贵法联系到金庸先生,金庸一听家乡要办合资企业,就前来嘉兴洽谈合资。

  双方一拍即合,从首期投资开始,一连投资了三次,与中华化工合资创办了“纬发化工有限公司”、“嘉兴市中华热电开发有限公司”、“嘉兴市明华热电有限公司”。其中,“纬发化工有限公司”生产香兰素的前道产品;而两个电厂热电厂则为香兰素项目作配套。

  进入新世纪,中华化工驶入飞速发展的快车道。如今,由金庸题字的“爱我中华,香飘四海”仍然醒目地矗立在中华化工行政楼,但两年多前的一场“突如其来”的并购却让这家老字号企业陷入了“生死劫”。

  并购“蛇吞象”

  收购中华化工的是同处嘉兴市的上市公司兄弟科技,这场并购一开始就被认为是“蛇吞象”。

  2012年3月21日,兄弟科技发布公告称,拟采取“定增+自筹”方式收购由朱贵法等11名股东持有的中华化工72%股权。

  彼时,兄弟科技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以不低于25元/股的价格向上海六禾芳甸投资中心和苏州鑫德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非公开发行不超过2000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5亿元,用于收购中华化工72%股权。

  兄弟科技称,目前公司与中华化工股东暂定的该72%股权的转让价款为9.79亿元,募集资金不足部分将由公司以自筹或向海宁兄弟投资有限公司借款的方式解决。以此次定增募资5亿元计算,该笔借款至少将高达4.79亿元。

  本次定向增发的对象只有两个,其中六禾芳甸认购定增股数的63%,苏州鑫德诚认购余下的37%。六禾芳甸注册资本7.5亿元,是新近成立的公司,无对外投资经验,主营业务为创业投资、资产管理、投资管理。苏州鑫德诚同样是新近成立的公司,亦无对外投资经验,注册资本1000万元,实际控制人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

  一家经营顺畅、前景美好的公司为何突然要卖掉?

  对于卖掉公司的初衷,今年81岁的朱贵法老人不愿意再提。身为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和灵魂人物,朱贵法只是表示,“当初经由特别信任的熟人介绍,我们对资本市场一点不了解,不熟悉规则,一切都是听他们的安排。”

  据朱贵法介绍,卖掉的设想产生于2012年春节前后,随后进行了数次非正式接触。

  “卖掉公司有些无奈和迫不得已”。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表示,“朱贵法当时身体状况欠佳,患有脑部疾病,彼时正苦恼于接班人问题。一个偶然的契机,在熟人引荐下认识了兄弟科技董事长钱志达,经撮合产生了卖掉中华化工的想法。

  对于兄弟科技而言,中华化工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收购标的。9.79亿元收购72%的股权被市场普遍认为“很划算”。

  兄弟科技对这场收购志在必得,一开始就打了1亿元的“定金”。在签署正式股权转让协议后中介随即进场,但随后发生的一切却让双方始料未及。

  价格之争

  从签署正式协议到最终无奈分手仅仅半年,“试婚”引出了一系列纠纷。

  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交易的终止?嘉兴仲裁委第二次仲裁裁决给出的理由是:中华化工隐瞒了被当地环保行政处罚和土地违法事实。

  上述两点被兄弟科技认为是中华化工股东有“实质性”违约发生,从而索要巨额分手费——9.79亿元收购价款所产生的利息。

  兄弟科技代理律师许建其认为,中华化工股东有意隐瞒了环保处罚和土地违法。按照有关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有“瑕疵”和违法行为的资产包是不可能被上市公司收购的。换句话说,即便双方在对价上达成一致,材料报送到证监会相关部门时,兄弟科技的定增方案仍然会被否决。

  记者注意到,双方约定股权转让协议生效的一个重要前提条件是:2012年度兄弟科技非公开发行股票的申请已经中国证监会核准且发行完毕。

  有不愿意具名的证券律师指出,将股权转让生效条件约定为行政审批行为本身就不够严谨和专业,它使得合同履约面临诸多变数,时间将拉得很长。一般情况下,证监会对重大资产重组的审核严格,上市公司的类似申请获得通过存在不确定性。

  后来的事实证明,兄弟科技高管在收购中的发生了严重的内幕交易。而仅仅这一条,这项收购就无法获得证监会放行。

  “一开始,朱贵法等11名股东是真心想卖掉股权的,所以并没有任何的隐瞒。”中华化工代理律师马正良表示,“双方真正的分歧是交易价格,审计机构初稿给出的净资产价值与朱贵法等股东的期望值相差了一个多亿。价格无法达成一致,自然收购难以推进。第一次仲裁裁决也是认定交易双方无法就股权对价达成一致,从而致使不能全面履行股权转让交易”。

  “兄弟科技有关中华化工股东 实质性 违约在先的说法站不住脚,是在为讨要分手费找借口。”马正良认为,“从一开始中华化工就没有隐瞒曾被行政处罚的事实,并早就将相关资料提供给兄弟科技,在审计机构向兄弟科技出具审计初稿后,兄弟科技还曾经以书面方式提出,要求在转让价款中扣除上述行政处罚款项。这在证据中都有体现。”

  马正良指出,兄弟科技认为中华化工股东的两项“违法”行为只是在兄弟科技要求终止股权交易时才突然提及。在2012年9月17日,兄弟科技明明早已经知道这两项“违法”行为,其为何还提起仲裁并要求继续履行股权交易呢?因此,明显是兄弟科技为了掩盖真相而找寻的终止交易的借口,并且这个借口无法成立。对此,许建其表示,由于中华化工拒绝提供相关资料,导致兄弟科技无法第一时间获取中华化工环保和土地违法事实。”

  记者注意到,在此前诸多媒体对这场收购案的报道中,“价格问题”被普遍认定是交易终止的原因。

  按照收购合同,双方约定是“按照净资产价格以一定的系数”作为定价依据,而不是通常交易中按照净利润的多少倍PE方式收购。

  一切纠纷起始于转让方对审计报告的异议。按照净资产作价给审计带来了巨大的麻烦,使得确认价格变得非常困难。

  兄弟科技称,公司先后共支付股权转让预付款9.79亿元。但在审计机构出具中华化工审计报告初稿后,转让方不予以确认,转让总价款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致使双方签署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法履行。

  “审计机构把中华化工资产挤压得很厉害,挤压了好几个亿,老板怎么会同意?本身这个厂是升值的。”上述11人中的一名小股东指责说,审计公司是兄弟科技邀请的,“他通过审计搞得很厉害,我们老板肯定不愿意。”

  兄弟科技则是另一种说法。许建其表示,出具审计报告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是双方一致同意聘请的。

  许建其称,在2012年5月至8月期间,兄弟科技曾与转让方多次协商,以努力促成该交易,但中华化工始终以审计结果不准确为由,对审计初稿一直不予以确认。“公司甚至同意转让方另行聘请一家审计机构再次进行审计,但中华化工一直拖延不予安排。”

  因为双方始终未就价格达成一致,最后连正式的审计报告都未出具,这导致了交易难以继续推进。记者注意到,参与并购审计的是浙江天健会计师事务所,该所为兄弟科技上市时的会计师事务所,迄今仍在为兄弟科技服务。

  “这项并购最初的交易设计存在问题”。有熟悉并购的投行人士指出,“以净资产作价确认难度较大,而聘请为其中一方服务的会计师事务所作为审计机构,则客观上很难做到公允。双方应以净利润为定价依据,这样确认价格相对简单。此外,如果聘请独立第三方为审计机构,则结果容易被各方所接受。”

  尽管价格无法达成一致,但支付了9.79亿元股权转让款的兄弟科技自始至终都在全力推进收购。为了尽早将中华化工收归麾下,2012年9月17日,兄弟科技向嘉兴市仲裁委提出仲裁,要求朱贵法等股东履行股权转让义务。彼时,兄弟科技提出仲裁申请的72%股权作价为6.348亿元,同时又要求在此基础上扣减8400余万,其要求确认的真正交易价格仅为5.50亿元。

  但仅仅三个月后,2012年12月19日仲裁开庭时,兄弟科技以突然得知“中华化工隐瞒了环保和土地违法事实”,当庭要求终止股权转让协议。此时,距兄弟科技托管中华化工已超过8个月。

  是什么导致兄弟科技态度在三个月内发生逆转?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考虑到兄弟科技托管后的实际经营情况,以及旷日持久的谈判和价格上的巨大分歧,如果再坚持下去公司或将被拖垮。从大局考虑,我们同意终止协议。”朱贵法对中国网财经表示,“原本以为会和平分手,没想到兄弟科技在2013年提出第二次仲裁讨要巨额分手费——9.79亿元资金产生的利息。谈恋爱本正常,大家没有缘分牵手,自然一拍两散,怎么会有 分手费 一说?”

  “一开始我们并不关心兄弟科技收购的钱从何而来?后来才知道是通过银行融资,而且这些资金来源很有问题。”朱贵法表示,“兄弟科技一开始并没有资金实力收购。收购不成,不应该让中华化工股东来承担融资成本,在这个问题上,中华化工股东并无过错。工厂的情况在哪里摆着,兄弟科技也托管了七八个月,应该能最先搞清楚公司的真实情况。以环保和土地违法来说事,是为了推卸自身责任。在我看来,收购不成的根本原因是兄弟科技高管涉嫌内幕交易,导致以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收购的方案无法再获得证监会批准而流产。”

  据朱贵法介绍,兄弟科技公开了中华化工拟转让股东的股份及资金交易情况,这在村民中引发了巨大风波,期间发生了村民罢工闹事,为平息事端,他为此向村集体支付了2000万元。

  内幕交易

  这场“蛇吞象”式的收购让兄弟科技的股票在二级市场表现生猛。在收购消息公告后,公司兄弟科技股价强势上涨,这衍生出一桩内幕交易大案。

  涉案者正是兄弟科技原董事、副总经理、董秘金建平和他的海宁商人朋友吕悦明,金建平也是兄弟科技托管中华化工的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金建平生于1969年, 在基层政府担任过多种职位。2008 年1 月,39岁的金建平弃政从商,出任兄弟科技的董事会秘书。2009年9月,金建平从钱志达处受让了60万股(2012年,兄弟科技转增股,金建平增至120万股),同年10月,金兼任公司董事、副总经理。

  据嘉兴市中院的判决书显示,在2011年底至2012年初,兄弟科技决定收购中华化工72%的股权。金建平,作为兄弟科技的董事参与了调研、洽谈等工作。

  2012年1月18日,兄弟科技与中华化工股东达成交易意向。3月7日,兄弟科技停牌。3月20日晚,兄弟科技公告称,决定以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及自筹资金的方式,收购中华化工72%的股权。21日,股票复牌。

  中国证监会确认,2012年1月18日为这一交易的“内幕信息形成日”,1月18日至3月21日,为“内幕信息敏感期”。

  也就是在2012年2月底至3月初,金建平与吕悦明以电话联系、喝茶碰面等方式频繁接触。金建平将进行中的收购信息,透露给了吕悦明。甚至,金建平还从其另外一位商人朋友曹某处借得人民币500万元,转入了吕悦明的账户,请其代为购买兄弟科技的股票。

  同年3月5日、6日,兄弟科技停牌前两天,吕悦明用他自己,以及妻子徐某、表弟姚某,共三个股票账户,“火线抢筹”接近97万股兄弟科技的股票,成交金额2621余万元。其中,仅仅是吕悦明一个人的账户,就在两天时间里,购入59万余股,耗资约1631万元。

  同年3月21日,兄弟科技公告发布并复牌。从股价上,3月5日,吕悦明进入之时,当天开盘价为26.08元/股,随后股价持续上扬,复牌后,在3月23日,到达最高点的34元/股。

  吕悦明陆续将兄弟科技的股票抛售,卖出金额约为2889万元,非法获利约为248万元,其中金建平委托给吕悦明的500万元,买卖兄弟科技股票后,非法获利24.5万元。这笔钱,吕悦明后来取现,交给了金建平。

  停牌前两天“凶猛抢筹”的异常行为,很快引来了中国证监会的调查。不过,证监会对此案的调查,迄今都未对外公布。

  接近案情的知情者告诉中国网财经,在这一阶段,金建平、吕悦明都没有“认罪”。证监会后来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

  2012年12月7日,公安机关正式立案侦查,2012年12月26日,金建平、吕悦明,正式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并非巧合的是,2012年12月19日,兄弟科技在仲裁机关突然将继续履行股权交易改变为要求终止交易;21日,兄弟科技与朱贵法等股东经协商达成终止股权交易协议书;25日晚,兄弟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于2012年12月25日收到金建平的书面辞职报告。

  2013年1月24日,金建平、吕悦明双双被取保候审。2013年10月11日,两人被嘉兴市检察院批准逮捕。同日,嘉兴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金建平犯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48万元;吕悦明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248万元;两人违法所得约248万元予以追缴,由嘉兴市公安局上缴国库。

  一审判决后,金、吕二人上诉。浙江省高院审理后认为,鉴于二人有积极退赃、检举揭发等立功表现,最终,金建平被判犯泄露内幕信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五年,同时处罚金248万元;吕悦明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缓刑四年,处罚金248万元。

  “对于兄弟科技高管内幕交易一事我们完全不知情。朱贵法称,“并购终止的根本原因就是这起内幕交易案,它使得履约的生效条件发生根本改变,把违约的责任推给中华化工股东是别有用心的。”

  中华化工股东代理律师马正良称,“在内幕交易案上,中华化工股东和兄弟科技之间完全处于信息不对称。之前,双方主要分歧在价格。而发生内幕交易案后,兄弟科技即“实质性违约”。 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办法第三十九条第(五)项规定上市公司或其现任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因涉嫌犯罪正被司法机关立案侦查或涉嫌违法违规正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不得非公开发行股票。兄弟科技的非公开发行无法完成,则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无法生效履行。而中华化工的股东自始至终都没有 实质性 违约行为。”

  对此,许建其认为,高管金建平内幕交易对兄弟科技是个意外,是金建平的个人行为。尽管公司采取了种种措施防止内幕交易,但内幕交易依然防不胜防。

  “内幕交易案并不是收购终止的原因。在金建平被正式刑拘前,兄弟科技已就终止协议提起仲裁,而且双方已就合同终止达成了一致。”许建其称,“兄弟科技对金建平涉内幕交易并不知情。”

  “内幕交易案”是双方争议的最大焦点。在双方提起的两轮仲裁中,内幕交易案并没有被认定是导致交易终止的原因。即便官司打到嘉兴市中院,中院也仅仅是对仲裁的程序进行审查。

  多位接受中国网财经采访的专家指出,金建平内幕交易案发生在2012年的3月5日、6日,随后因股价异动被中国证监会调查。按照一般的案件调查程序,证监会稽查人员会对涉嫌人员账户、资金往来和通讯记录进行秘密调查,也会对相关信息知情人士进行调查和排查,这其中自然包括兄弟科技董事长和相关高管等。

  类似的调查通常会进行较长时间,有的会持续数月。证监会一旦认定嫌疑人涉及违法犯罪,则会将案件移交公安机关立案,案件随即进入刑事阶段。

  在兄弟科技提起仲裁要求解除收购协议之前,其对证监会调查金建平等人内幕交易是否知情?它是否对中华化工股东隐瞒了这一重大的足以改变合同生效条件的事实?

  “长时间针对兄弟科技和金建平的调查,兄弟科技方面不可能不知情。正是他们获知了金建平涉案导致履约条件生变,怕因此承担责任而率先向仲裁提出申请解约,从而把责任推向中华化工股东。”中华化工股东一方辩称,“从金建平2012年3月5日开始购买股票时开始,这个收购案就已变成不可能了,兄弟科技已事实上违约。”

  兄弟科技对旗下高管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是否知情当事双方有不同看法。有熟悉证监会稽查的人士指出,证监会在获得有关内幕交易等线索后,会对涉案公司和个人等采取包括现场检查等在内的稽查行动,这其中包括对涉案公司的电脑、文件、通讯等进行现场检查等。

  有接近调查的人士指出,证监稽查人员对兄弟科技多位高管进行了现场调查,调取了电脑、一些重要文件和通讯记录等资料和数据。对此,兄弟科技董秘钱柳华对中国网财经表示,监管部门对公司和相关人员进行了调查,一些电脑的硬盘和文件资料被取走。“不过,在我们看来,这些都是例行检查。”

  “现在回过头看,这场交易略显仓促,在交易环节和合同设计上都存在诸多问题。”马正良表示,“交易失败的主要责任并不在中华化工股东,最初的原因依然是价格分歧,但兄弟科技高管内幕交易是直接导致收购失败的根本。这是一个巨大的教训,给双方带来了巨额损失。”

  市场人士指出,这起收购案是一起典型的失败案例,有许多教训值得汲取。兄弟科技付出了9.79亿元的资金成本,以及为收购支付的各种交易费用等;对中华化工股东而言,除了损失支付给村集体的2000万元外,中华化工在托管期间导致的生产和管理效率下降,这种潜在的损失难以估量。按照中华化工方面的说法,公司为此损失高达亿元。

  “正常情况下,公司每年的净利润在1亿元左右,但2012年净利润不到2000万元,如果当时不及时把管理权收回,中华化工将遭受巨大的灾难。”朱贵法痛心地说,“当时的情况真是岌岌可危,我们根本没有去想里面可能存在的问题和陷阱,也容不得我们去想。当兄弟科技提出解约时,我们答应了。面对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我不能让中华化工毁在我的手上。”

  目前,这桩收购导致的纠纷已经过两轮仲裁和法院多次撤裁审理,目前法院正对中华化工股东提出的不予执行仲裁裁决申请进行审理。中国网财经获得的最新消息显示,嘉兴市地方政府仍在努力协调双方的纠纷,希望此事能够和平解决。

  兄弟科技收购中华化工的巨额资金来源是否合法?仲裁中为何未认定“内幕交易”在收购失败中的作用?两次仲裁对于股权转让协议未能生效履行的责任认定为何不同?兄弟科技对原高管被证监立案调查是否知情?中华化工土地和环保违法的真实情况是什么?是否在第一次仲裁前已经向兄弟科技如实披露?中国网财经将继续追踪调查。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