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 股市 > 正文

葛文耀的“家化人生”:让听见炮声的人指挥战斗

2013-09-30 09:30:17 来源:新京报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原标题:葛文耀的“家化人生”:让听见炮声的人指挥战斗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  在上海家化工作28年,是个时尚潮男,曾打擦边球实现...
原标题:葛文耀的“家化人生”:让听见炮声的人指挥战斗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

  在上海家化工作28年,是个时尚潮男,曾打擦边球实现员工持股激励机制

  9月18日,上海家化(600315)开盘即跌停。引发这次跌停的是上海家化在此前一天发布的一则公告。在这则公告中,上海家化表示,董事长葛文耀因年龄和健康原因申请退休。9月22日,上海家化董事会批准了葛文耀的退休申请。

  在与大股东平安信托的矛盾激化后,葛文耀的退休既突然,又在“预料”之中。

  今年5月,葛文耀与家化集团大股东平安信托爆发口水战,平安称家化集团内部存在“小金库”,葛文耀回击称“平安进来后,只知道卖资产”。结果是,平安免掉了葛文耀家化集团董事长职位,葛文耀只留任上市公司上海家化董事长一职。

  对于葛文耀的退休,上海家化的高层有些“迷茫”。“经销商、投资者都在打电话,我们自己也犯嘀咕,不知道接下来董事长会怎么派,管理层会不会有变化。”上海家化内部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说。

  今年66岁的葛文耀,1985年进入家化,此后都在与“美丽事业”打交道。他用家化产品,钟爱海鸥手表,希望把家化集团打造成时尚集团,要跟国际知名企业站在同一条战线上一起玩。很多人说,没有葛文耀就没有上海家化。

  66岁的时尚“潮男”

  66岁的葛文耀,很“潮”。

  葛文耀生于上海,父亲是颇有名气的建筑设计师。1985年,葛文耀38岁时,成为上海家化厂厂长,在此之前,他经历过“文革”时期被人斗,在东北过了八年知青生活,回城后收过旧货,干过钳工,做过文秘,1978年他考入上海财经大学夜大,学习三年工业经济,后又参加了法律学习班,拿到兼职律师执照。

  “老板是讲究生活品质的人,他很早就提出来,中国是勤奋的民族,中国人的生活应该再好一点。”跟随葛文耀多年的家化员工肖楠说,“九几年,那时候我刚进家化,他就倡导我们用当时国外的大牌化妆品、消费品,让我们亲身体会别人的产品好在哪里。家化推出的新产品,老板也会亲自试用。”

  参加过今年7月上海家化战略发布会的记者都记得,当时葛文耀对面前几十个记者推销说,我自己也用了佰草集太极丹,抗老效果确实明显,推荐大家也用一下。逗得记者直乐。

  葛文耀不只自己“讲究”,上海家化的大楼也“讲究”。走廊两边挂满了出自名家手笔的油画,艺术雕塑摆放在显眼处,还有反传统式的上下层LOFT结构办公室。办公区有电影院、咖啡厅和卡拉OK厅等休闲娱乐设施。

  “老板说过,快乐工作也是生产力,所以要把员工的工作搞得多姿多彩,让大家能在好的氛围下多碰撞火花,工会体系搞的很多活动和设施都是老板推动的。”肖楠说。

  在自媒体出现后,66岁的葛文耀独立经营自己的微博成为一个有超过100万粉丝的“大号”,他最新的一条微博写道:家里最多的是书,其次是CD(我喜欢古典音乐),工作时,书基本上是摆设,因每天需关注的信息太多了,现在退休了,可享受音乐看看书,以后看书心得会用微博方式,既是笔记又可与大家交流。

  “老板会将网上看到的一些有意思的文章转发我们,不是指示我们做什么,仅仅作为一种友情提示。”肖楠说。

  “28年没碰过一笔生意”

  葛文耀说过,在到家化前的十年,在体制系统里,他是最后升职的那个。而到了家化以后,家化的国企身份仍然是葛文耀的心病,他一直力主家化改制。

  一周前,《中国经营者》播放了葛文耀在“平安事件”后接受专访的视频。在采访中葛文耀说,国企的主要问题是激励不足留不住人才,同时购买行为中的“回扣”问题会给公司造成损失。

  “家化在九几年就发现了这个问题,实行‘前门开足、后门关死’。‘前门开足’是要给激励,‘后门关死’很重要的是领导不能碰业务,所有的购买行为,总监以上的领导都不能碰”,葛文耀说,“我在家化28年,从来没有碰过一笔生意。”

  只有一次是例外。上世纪90年代,一个政协的老领导对葛文耀说,政协的杂志想要家化投广告,5000块。葛文耀说好,但得写个东西过来。后来政协确实写了一个文,说希望家化在杂志上投广告,价位是5000块。葛文耀把它交给了财务。

  为了在管理上进行制约,上海家化还有内控制度。比如投放广告,品牌经理决定做或不做,传播部来谈价格,战略采购部只负责采购,采购的人和谈价的人分开,彼此间互相制约。

  “如果有人不按规定走,跟人谈生意价格高了,让公司遭受了损失,我们不一定能拿到证据,但是会让他调离岗位,1992年到现在,我大概调离了9个人,其中有些人是总监。”葛文耀在访谈中说。

  对待领导,葛文耀也很强硬。他说,“做出名气后,领导都不来找我,以前有人找过,个别领导没有给他办,给我穿小鞋,但是我自己站得正,企业搞得好,他也不见得能把我怎样。”

  超三成家化员工获股权激励

  员工小刘,在上海家化工作了5年。他说,公司开展业余活动,每次都能吸引上百员工参加。很多来参观的企业,都自愧不如。

  1992年,葛文耀打擦边球,成立了一个职工全员持股公司,招聘高管时,待遇分为工资和股份两部分,国企不能做的激励机制通过这个方式得以实现。2003年,上海家化上市,牵涉到关联交易,葛文耀关掉了这个公司,但是十年间,上海家化靠这个吸引了很多人才。

  2007年,葛文耀搞了第一次期权。“发展到今天,家化骨干已经不需要任何的其他东西了。”葛文耀曾对媒体说。

  去年6月6日,上海家化董事会通过了2012年股权激励方案,根据方案,上海家化395名员工和高管共授予2535万股股票,授予价格为16.41元。而上海家化公司员工总数为1121人,这意味着35%的员工获得了收益。

  这395名高管和员工所持有股票中的40%在今年6月7日已经解锁,可以上市流通。以9月23日上海家化收盘股价47.45元计算,这395名员工和高管一共可以获益12亿余元。

  葛文耀此前曾表示,“十年前,有人问我,你对家化很重要,你走了,家化会不会不好。当时我说,假如我离开家化,家化马上就不行了,说明我在的时候家化没有做好。现在我相信,家化的人才结构、组织架构、运作流程这些方面应该都比较好了。”

  “家长式领袖”

  与平安矛盾激化后,葛文耀一度态度强硬,曾连发几条微博回击平安,后来回归理性。

  5月22日,葛文耀更新微博称,“事物都有两面性,我是个有较强个性的人,讲话比较坦率,有时能做成些事,但有时也会误事,反思下来这次关系没处理好,自己也有很大责任。”

  “老板理性,也感性。”肖楠评价说,“听到离开家化的员工说起对家化的留恋以及对家化中肯的意见,他会很感性。有些年轻员工找男朋友、女朋友,他也会关心,一些人会找老板参谋,老板以过来人的角度跟他们聊,像家长。”

  家化多位员工都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葛文耀不爱应酬,一般都跟员工在一个食堂吃午饭,吃一样的东西,坐同一张桌子,边吃边聊。“哪天他想起来要聊聊佰草集,正好看到负责佰草集的人在那边吃饭,他就坐过去了。”

  “他也不会直接干预,就是了解下大家的想法。老板说,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去指挥作战。所以很多方面他都充分授权,让业务团队去做决策。每个星期,老板还会有两三天的时间到各个业务楼层转悠,跟大家聊聊天,问问怎么样。”

  在肖楠看来,葛文耀是比较有魄力、推动力很强的领导。“他会在大局上面斡旋,包括政府层面,他帮我们处理了一些对业务有影响但又不直接关联的事情,让我们专心做业务,他是一个家长式的领袖。”肖楠说,“以后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这样一个人出现,兼顾专业积累,方方面面给我们梳理一个舞台,让我们可以自己发展,同时隔绝外面的影响。”

  (文中肖楠、小刘是化名)

  新京报记者 李媛

  葛文耀辞去上海家化董事长一职后,发微博称受“恶犬”挡路,只好“换道散步”。这被市场猜测为,葛文耀与上海家化大股东平安信托并非“和平分手”,而葛也将另起炉灶。  事实上,关于上海家化高管与资方的“内斗”已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一场注定分手的“婚姻”。

  葛文耀牵头改制埋下“隐患”

  葛文耀与大股东平安信托的纠纷,源于一场国企改制。戏剧性的是,牵头改制的正是葛文耀自己。

  1985年,葛文耀出任上海家用化学品厂厂长,该厂即上海家化前身。当时,上海家化是国有企业,体制之困,时常让意图打造时尚帝国的葛文耀感到束手束脚。

  2008年8月,上海市出台《关于进一步推进上海国资国企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提出,要推动一般竞争性领域国资的调整退出。当时,葛文耀多次申请改制。据媒体报道,整个改制过程,葛文耀均深度参与其中,“他的意见起了主要的作用”。换言之,这是一场由葛文耀主导的改制。

  在葛文耀的支持下,2011年11月,平安信托击败海航、复星,100%持股家化集团从而成为上海家化的第一大股东。

  平安在投标书中承诺,未来5年为家化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支持,追加70亿元投资。

  与大股东冲突不断

  “5年全方位的金融支持”仅在几个月后便出现问题。

  2012年4月,上海家化宣布收购海鸥手表。11月,葛文耀发微博称,自3月起便受到平安的无理和压力。12月,双方的矛盾公开,葛文耀在股东大会上表示,平安在海鸥表项目上,态度前后不一。

  今年5月,双方矛盾升级。平安信托免去葛文耀上海家化集团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并称家化管理层私设小金库,侵占巨额利益;葛文耀则称,平安入主以来,只是卖资产,家化已名存实亡。

  葛文耀所称的“卖资产”,涉及家化集团的两处不动产——位于上海的家化金融大厦和位于三亚的万豪酒店。此外,2012年底,平安信托曾计划发行一款上海家化股权质押型信托产品,也遭到上海家化管理层的反对。其间,上海国资委曾多次出面调停。

  股价随冲突不断下跌

  这场内斗伤害了股东的利益。

  内斗公开后,5月13日,上海家化股价大跌5.30%,跌破70元。在停牌一天后,5月15日,上海家化复牌,股价直接封在跌停板上,跌至62.99元。在一周前,上海家化的股价还维持在75元附近。

  5月16日,上海家化召开2012年度股东大会,葛文耀对没有处理好与大股东的关系深表歉意,承诺尽力平息事态,与大股东处理好关系。当天,股价上涨3.32%。

  随后,市场将这场“内斗”视作一段小插曲。例如,来自东方证券的一份研究报告称,“因为这一事件造成的市场对公司人事和经营可能变动的担心基本消除。”报告预计公司未来2-3年经营业绩超预期的可能进一步加大。

  “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只是童话里的故事。9月17日,上海家化公告称收到葛文耀的退休申请。9月18日,上海家化再现一字跌停。上周,有两个交易日跌幅超5%,全周股价下挫4.92%。

  新京报记者 常惠芳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