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房产 > 汽车 > 正文

红旗归来:设计师回忆毛泽东喜欢米色 周恩来喜欢灰色

2013-07-03 10:14:37 来源:法制周末 作者:高原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未来在公务用车改革方面,不仅要关注公务用车的超标配置或者不恰当的使用,而且首先要关注采购。要按照扶持民族产业、扶持低碳产品的思路,按照国际的规则来加大对民族汽车采购的力度

  以“官车”身份诞生,曾与国家领导人密切联系在一起的红旗轿车,几度浮沉。如今,凭借扛下了中国政府公务车采购的大旗,红旗轿车高调回归,并打算进军私人车辆市场。但在合资品牌一路高歌、自主品牌全面低迷的现实状况下,红旗能实现完美复兴吗?而入围政府采购所应承担的另一层反腐涵义,红旗又将如何体现?

\

  1960年红旗车参加莱比锡国际博览会,被列入世界名车品牌。

  “让理想飞扬”,这是刘雪婷新名片上的LOGO,作为红旗轿车的一名客户经理,自从5月30日红旗H7轿车投入市场,刘雪婷的名片就换了样子。

  这同时也是红旗H7的主题。

  号称这是一台“属于中国人自己”的轿车的红旗H7,从一出生就被冠以“国车”之名。

  近日,来自外交部的一条微博,似乎也印证了其“国车”的身份,并再次搅动车市。

  6月17日,经新浪认证的外交部公共外交办公室的微博“外交小灵通”连发两条消息,称从即日起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的公务用车使用国产红旗轿车,型号正是红旗H7。

  这是自2012年公务车采购目录征求意见稿发布以来,目前所知的中国最高级别官员公开使用中国本土自主品牌公务车。有消息显示,今后更多部委的高级官员将逐步换上红旗H7轿车作为公务用车。这似乎使得红旗的复兴前景逐渐明朗。

  总部位于吉林省长春市的中国第一汽车集团公司,其新闻中心主任邵昕的忙碌也在印证着近期红旗轿车复兴的脚步。邵昕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红旗H7下线之后,引发国内外媒体的关注,各路媒体的接连采访让新闻中心的工作异常忙碌。

  几度浮沉,已经有55年岁月的红旗轿车,此次“以完全自主之名”归来,同时定位与以往相比发生了巨大变化,欲一改过去“承担政治任务、不追求市场盈利”的模式,意图复制“奥迪”过去30年在中国的发展路径,由公务车市场辐射私人用车市场。

  按照一汽官方的说法,红旗H7将主要针对私人市场。但有观点认为,中国政府最新的公务车采购全面倾向于自主品牌的政策,让红旗意外获得了“复兴”的机会。

  不过,红旗轿车能否就此逆袭,尚待市场考验。而扛下了中国政府公务车采购大旗的红旗轿车,又能否承担起公务车采购的另一层预防腐败的涵义,也尚值得观察。

  “国车”H7

  细心的长春市民发现,在5月末6月初的时候,在新民广场的一角,一个装饰一新的红旗轿车展示厅悄然出现。

  与红旗轿车4S店的位置相比,位于长春市工农大路与新民广场交汇处的红旗H7轿车展厅的位置可谓寸土寸金。它地处长春著名的商业圈,毗邻经常接待政府会议的长白山宾馆,似乎在昭示着红旗H7的定位。

  5月28日,红旗H7正式面向私人市场销售。

  这是目前量产的中国本土自主品牌汽车中最高档的一款,属于C级轿车,于2012年7月15日实现下线量产,随后成功进入政府公务车采购市场。

  这次正式上市的红旗H7,共有3.0L和2.0T两个排量的5款车型,售价为29.98万元至47.98万元。

  与H7几乎同步推出的,还有崭新的红旗展厅。目前一汽已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9座核心城市建立红旗展厅。展厅全部位于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繁华地段,被称为“红馆”。

  刘雪婷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红旗展厅的建店标准超过奥迪,从展厅设计、建设材料,到选地及销售人员培训,全部由一汽集团进行标准化管理。

  未来,红旗专属服务中心将完成对全国35个省会城市和直辖市的覆盖。

  在长春明亮的展厅之中,刘雪婷向法治周末记者讲述H7的技术亮点。在她看来,H7无论性能、配置还是性价比都要超过同级别的奥迪或其他品牌车型。

  车身长度超过5米,车头上安置着沿用多年的红旗车标,轮毂和方向盘中心采用了红底金黄色向日葵[10.03% 资金 研报]车标。庞大的车身、端庄的外观、细节之处的红旗与向日葵,H7内外皆散发出与现代汽车设计迥异的气息,似乎在强调其特殊的历史和背负的使命。

  重塑品牌形象,红旗欲借助H7的面世实现复兴之心昭然。就连在今年5月2日开始为期一周的销售顾问产品培训上,老师上课的主要内容,也都是围绕着“复兴”两个字。

  刘雪婷介绍:为了与对手抗衡,一汽在销售顾问产品培训时将重心放在历史与产品配置等方面。一汽展厅内摆放着数个宣传板,以图文形式展示中国多位领导人乘坐或视察一汽轿车[-2.75%资金 研报]工厂的情景。

  尽管拒绝透露购买客户的具体信息,刘雪婷表示目前的客户群主要集中在40岁以上的群体,央企或者国企的客户,或者经常与政府打交道的私企老板。

  “(公务车市场和私人市场)我们都很重视,但更重视私人市场的成果。”一汽轿车销售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晓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下,更重要的任务是重塑红旗的品牌形象。

  按一汽的官方说法,红旗H7将主要针对私人市场,但毋庸置疑的是,目前其最大的客户是各级政府部门。

  正式上市前,2月22日,一汽集团首先向吉林省政府交付了13辆红旗H7轿车。

  4月7日,浙江省政府采购的12辆红旗H7轿车也已交付使用。今年一季度,全国十余个省份及中央部委均批量采购了这款领导座驾。

  红旗H7还未正式上市,就一度以全新姿态亮相国家最高规格礼宾活动。

  这一切得益于中国政府最新的全面倾向于自主品牌的公务车采购政策。

  政策春风,给承载了历史和国人记忆的红旗轿车带来了机会。红旗开始较之前更频繁的露脸,电视广告上也总是能见到红旗H7的身影。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一汽已有一批红旗H7轿车在北京存库,今后国家各部委的高级官员将逐步换上红旗H7轿车作为公车,不过具体更替的进度待定。

  一汽高管也曾在H7轿车上市会上透露,目前已有近1000辆红旗H7交付中央和地方作为部级以上公务用车。

  “我们相信H7在前期,在政府公务车导入的前提下,现在应该是越来越受到广大私人市场的关注。”一汽轿车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安铁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竞争对手上,红旗H7瞄准了奥迪A6L,后者此前曾是被采购最多的政府公务车。

  官方烙印

  红旗轿车从诞生伊始,就被烙上了红色官方烙印,其第一款车被称为“中国第一车”,曾见证了历史上多个关键时刻。

  1958年,一汽集团的前身——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接到中央下发的文件开始开发高级轿车。一汽借来一辆克莱斯勒轿车,拆散研究,在“乘东风,展红旗,造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的口号下,举全厂之力,仅花了33天时间,手工敲打出了中国第一辆小轿车,取名“东风”。

  随后,这款车小批量生产后配置给中央领导和有关部委,成为中国本土制造的最早“官车”,并改名为“红旗”。

  作为专供国家领导人的座驾,红旗轿车与中国、领袖等关键词密切相关。

  据一汽集团的前设计师贾延亮回忆说,中国的领导人各有各的偏好,比如毛泽东喜欢米色,周恩来喜欢灰色,邓小平则喜欢驼色。

  此外,据媒体报道毛泽东的红旗轿车内还配备了一个痰盂。

  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红旗轿车被规定为副部长以上首长专车和外事礼宾车,坐红旗轿车曾与“见毛主席”、“住钓鱼台”一道,被视为中国政府给予外国来访者的最高礼遇。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在准备历史性的架桥之旅时,想要从美国带一个车队过来,但周恩来对他的这个建议表示不满。周恩来对美国总统说,中国有红旗轿车,足以安全乘驾。周恩来亲自率领50辆红旗轿车到机场迎接美国访华团,红旗轿车再次成为了历史传奇的一部分。

  但因为当时要求红旗品牌的所有零部件都是国产,而当时研发费用和现在也不能相提并论,致使红旗品牌产量低、技术更新慢,到1981年被叫停前的二十多年间,红旗品牌轿车仅生产了1500多辆。

  上世纪90年代初,因为国内超标配备进口公务用车现象严重,国家外汇大量流失,红旗复产呼声再起。

  随后,一汽开始与大众合作,引进奥迪100型号生产线,但此时在奥迪100平台上生产的小红旗,质量与奥迪100有差距,难以与其在公务车市场竞争。

  于是,一汽生产贴有红旗品牌的“世纪星”和“名仕”轿车,面向私人市场销售。尽管顺利完成大红旗国宾车到小红旗轿车的过渡,但是油耗高且故障多,慢慢遭到市场淘汰。

  “费油,起车慢,方向盘不能调节,比起其他轿车,开久了更容易累。”开了5年红旗车的郭明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后来在竺延风担任一汽负责人的时代,一汽通过受让丰田的海外版皇冠马杰斯塔平台打造HQ3,一汽宣称红旗回归“高端、豪华”的“大红旗”定位,但最终因售价过高、销量低迷等因素归于沉寂。

  官到私之考

  “官车”,一个中国市场特有的名词,在经过了共和国诞生初期的纯进口到新中国建设初期的自主创业,再到改革开放之后合资引入,已经伴随着新中国走过了六十多年的历程。而“官车”的品牌也同样经历了由国外品牌到自主品牌再到国外品牌的历程。

  在红旗轿车出现以前,中国领导人的座驾基本都是前苏联产的汽车。直到以“官车”身份诞生的自主品牌红旗轿车面世,风靡一时。

  但高贵的出身、传奇的经历,并不能让红旗轿车成为中国的劳斯莱斯。1981年停产之后,中国公务车市场已经拱手让给了进口的外资品牌,比如奥迪。

  从2011年开始,中国自主品牌车企迎来了转机。这一年,中国公务车采购的标准进一步向自主品牌倾斜,规定一般公务用车采购标准由2.0升排量、25万元以下下调至1.8升排量、18万元以内。

  上述标准被认为是为中国自主品牌车企“量身定做”的。

  据媒体报道,正在修订中的公务车采购标准就包括“自主品牌采购比例不低于50%”这一规定。

  公务车虽然销量不大,但示范效应明显。

  以奥迪为例,虽然目前奥迪在中国公务车市场的销量仅为其总销量的10%左右,但自从确立为“官车”后,其市场地位从未被奔驰、宝马撼动,由此可见“官车”的示范作用,直接刺激了其在私人和商务市场的销量。

  此次扛下中国公务车政府采购大旗的红旗轿车,便宣称要复制“奥迪”过去30年在中国的发展路径,由公务车市场辐射私人用车市场。

  这种效应也似乎立竿见影。

  今年4月25日,法国总统奥朗德首次访华,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迎接奥朗德的专车就是新型红旗国宾车L9型轿车。受此利好影响,在当日沪指整体收跌0.97%的情况下,这款车的“娘家”——一汽轿车股价上涨8.81%,且一度几近涨停。

  如今,获得了中国政府采购青睐的红旗轿车,也想在私人市场分一杯羹。

  一汽虽然把红旗复兴的第一步押宝在公务车身上,但显然也看到这个市场有限,不足以支撑一个品牌的发展。在H7的上市发布会上,其销售公司总经理张晓军称,“当今任何一款产品想做大,必须要在私人市场成功。因此红旗开发时面向的是私人市场和公务市场”。

  但从“官车”到私车之考,对红旗而言是一条艰难的道路。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汽车竞争不仅仅是产品性能或品牌历史的对抗,而是整个体系能力的竞争,现在国内哪个品牌说和奥迪、宝马竞争还为时尚早。

  以网点为例,目前全国仅有9个网点可以销售红旗轿车,覆盖9个城市,预计到2014年可达20家网点。而截至2012年年底,奥迪全国网点数量高达291家,销售能力和服务能力胜出数十倍。

  “从这个角度,红旗与奥迪的差距很大。奥迪拥有强大的售后服务网络,到2015年,经销商数量将达到500家;而且,奥迪的产品线从A1到A8、R8、TT以及Q3、Q5、Q7等SUV和跨界车都在全线导入中国。”长春的一位奥迪销售经理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

  红旗主攻高级别轿车市场这种定位,面对着包括奥迪、宝马、奔驰这样世界豪华车前三在内的劲敌,注定要打一场硬战。红旗拿什么在市场中胜出?

  根据胡润富豪榜统计,作为高端轿车的主要消费群体,目前中国千万富豪的平均年龄约为39岁。然而,对于这些最有实力购买的消费者,红旗当年承载的国人辉煌记忆对他们来说太过遥远,怀旧情怀不能带来销售,要让他们对国产品牌产生足够的信心,红旗轿车的销售团队任重而道远。

  “公车反腐”之考

  公务车对于自主品牌的倾斜,也引发了公众甚至国外媒体对中国遏制“三公”腐败的讨论。

  一名新浪网友说,换乘国产车不仅有助于发展自主品牌汽车,更会有效遏制“三公”腐败。“红旗”飘飘,国家才有尊严。

  6月20日,《爱尔兰时报》评论称:“中国政府选用国产品牌公务车的想法,其实并不只单纯为了支持国产品牌。高级公务车在中国一些老百姓眼中被认为是腐败的象征。”

  这一说法得到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的认同,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他表示:“目前公务用车国际的规则就是这样。一个国家如果有同等水准的车,能够满足公务用车的需求,它绝对不会采购外国的。这不仅仅是对一个民族产业本身的保护,也是对于国家尊严的体现。”

  汪玉凯说:“‘三公’消费一直是中国社会公众非常关注的问题,每年公务购车大概在100万辆左右,每年花掉将近1000亿元。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80%至90%的公务用车几乎都被外国品牌所占领,这个现象是非常不正常的。”

  他认为:未来在公务用车改革方面,不仅要关注公务用车的超标配置或者不恰当的使用,而且首先要关注采购。要按照扶持民族产业、扶持低碳产品的思路,按照国际的规则来加大对民族汽车采购的力度,这样才能够逐步地使国产品牌能够在整个公务用车市场上占比较大的份额。

关键字: 红旗 归来 设计师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