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订阅本站

首页 | 合作 | 房产 | 科技 | 商业 | 产经 | 生活 | 家居 | 家电 | 股市 | 业界 | 数码 | 网络 | 通信 | 企业 | 收藏 | 餐饮
当前位置:首页> 财经 > 消费 > 正文

唐山市小河子大桥被曝偷工减料 层层转包

2013-06-03 16:10:51 来源:中国经营网 我要评论(0)
内容摘要: 2013年4月29日, 又一座大桥坍塌了.......山东淄博大桥突然坍塌,三车坠落,一人死亡。 本为百年大计的大桥,频频倒塌,网友们给这些倒塌...

2013年4月29日, 又一座大桥坍塌了.......山东淄博大桥突然坍塌,三车坠落,一人死亡。

本为百年大计的大桥,频频倒塌,网友们给这些倒塌的桥梁起了个娇滴滴的昵称——“桥脆脆”。

桥梁倒塌看似是质量问题,其深层次的腐败问题值得人们思考。近年来,为着力解决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问题,由中纪委牵头,多部委参与,成立了中央治理工程建设领域突出问题工作领导小组,对于工程建设领域的腐败案件,发现一起,查处一起。重拳之下,却依然难以警醒贪腐的官员,动辄千万直至数十亿的工程项目,驱使着那些意志薄弱的官员,前腐后继。

河北省唐山市京唐港至曹妃甸公路(滨海大道)小河子大桥一桥桩的钢筋笼,竟然被人为割去,此事被施工的民工举报后,作为监管部门的唐山市交通局却甘当鸵鸟,置若罔闻,据说这与被举报者的姐夫是该局领导有着莫大的关系。

桥桩没有钢筋笼

举报人杨彦忠,河北省沧州人,于2009年参与小河子大桥工程建设的灌注桩工作。

2013年4月8日,记者随同举报人杨彦忠驱车来到京唐港高速公路的尽头,驶出高速后,在标牌“海河路0.6km”处,见到了小河子大桥,桥面上已经陆续有汽车通过,映入眼帘的蓝色标牌上标注着“小河子大桥,全长780米”。

大桥一标段的桥墩上可清楚看到多处空洞修补的痕迹,并且还有明显的箱梁开裂迹象。杨彦忠讲,一标段11排最南面桥桩的钢筋笼被割断6米,八标段的盘条和螺纹钢被偷运走20余吨……

据官方资料,滨海大道项目(海港开发区至曹妃甸段)是唐山市“四点一带”经济开发战略的重点工程,全长42.123公里,按城市主干道I级标准设计,城区段为双向四车道,其余为双向六车道,设计车速60公里/小时。全线共有大桥9座、中桥4座、小桥2座、涵洞42道,概算总投资45.18亿元。工程于 2009年6月正式开工建设,2010年11月28日实现主体通车,而小河子大桥正是该项目的一部分。

“在滨海大道一标段施工过程中,许会(唐山市交通局副局长张务民的妻弟)将第11排最南面桥桩下钢筋笼割掉6米左右,当晚用挖掘机将钢筋笼拍扁,偷着运走。”杨彦忠说。“唐山地处地震带上,这根桥桩下面又有6米没有钢筋。这样的桥我是不敢走,说不定哪天就塌了。”

一标段和八标段的偷工减料不过是整个大桥施工过程的一个缩影,其他标段也好不到哪里去。

施工过程中出现如此严重的偷工减料行为,工程质量的监理单位是如何监管的?又是如何通过验收通车的?

工程层层转包

唐山市京唐港至曹妃甸公路(滨海大道)小河子大桥工程的发包单位为唐山市交通局,总承包单位为唐山公路建设总公司。

“我所带的劳务队分包的工程主要是灌注桩环节,是从许会那里承包过来的。”杨彦忠说,许会是用唐山大成路桥有限公司的资质从唐山公路总公司分包过来的工程。

据杨彦忠反映,2009年8月,经李宗本介绍,他与许会见面协商承包问题,最后口头达成协议,分包工程中一标段的灌注桩工程,干完活付款。当月下旬,杨彦忠就带着4台钻机和30多人陆续来到施工现场,从烈日酷暑到数九严寒,不分昼夜的施工,终于在12月底前完成施工任务。

在施工期间,杨一直要求签订合同,但许会一直推脱,直至施工结束也没签订合同。

没有正式签订合同,也没有提前给一分钱,为何一个个劳务队却依旧干活?杨彦忠说,“唐山公路建设总公司隶属于唐山交通局,他姐夫张务民就是该局的副局长,分管工程,也是这条路的总指挥,而他的工程就是他姐夫给他拿下来的。工程款还不是他姐夫一句话就能解决的,我们当然放心。”

像杨彦忠这样为许会干活的工程队不止一个。

许会可以在任意标段分包到工程。不仅在一标段,且在二标段、七标段和八标段上也分包有工程。一标段上,许会分包整个大桥,不仅包括地下部分,也包括地上部分;二标段和七、八标段上分包桥桩。一共八个标段地工程,许会至少在四个标段分包到工程。

对于一个没有资质,没有资金,不懂技术,没有施工能力的人,如何能分包到这些工程?

“后台局长”比资质管用

许会是唐山钢厂设备处的工人,他本身不但不具备相应资质,也不具备施工的条件,而是将工程分包下来,再转包给别人。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唐山市交通局副局长张务民为其分包工程提供方便,但许会的姐姐许浩是张务民的妻子却是事实。

4月9日,记者在唐山市交通局的党委成员职权目录上,确实看到了张务民的名字,上面写有着“党委委员、副局长张务民负责高速公路管理、收费公路管理、公路路政管理、交通建设质量监督工作。分管唐港高速管理处、承唐高速公路管理处、路政处、交通建设质量监督处。”

民工们举报的偷工减料问题,正是张务民副局长分管。

参与该项工程的工人张新华(化名)说:“张务民来工地检查过工作,50多岁,身体发福,唐山当地口音。他来检查的时候,大家都得把帽子(安全帽)戴好了,衣服扣扣好,站直了迎接着,要不还扣钱呢!”

显然,许会承包工程,张务民是知道的,作为这项工程的总指挥,本应回避,但张不但没有回避,反而堂而皇之地去视察自己妻弟的工地,这恐怕也是许会胆敢胡作非为,偷工减料的原因之一。

工钱能拖则拖,能赖就赖

“2009年12月底,我们灌注桩工程完成并通过监理单位验收,却一直未结工资款。”杨彦忠满脸无助地说,“三年时间里,许会不接电话,不见面,导致工资款和设备款被一拖再拖。他一会儿说唐山公路建设总公司还没给他结算,没有拿到工程款,一会儿说工程施工过程中出现断桩的质量问题,处理断桩、送礼、资质等花销,无法核算。”

2012年12月,杨彦忠等人经多方打听,终于在唐钢发电厂内堵到了许会,他才答应于2013年1月4日给予解决。1月4日唐钢发电厂的一个宿舍,许会拿出一张一标段的工程量单,工程量单上标注工程款金额873240元,但同时在应扣款中明确标注“借资质管理费按2%收取:873240×2%=17464 元……招待费120000元……,同时还标明各个桥桩的修复费用,按照这份工程量单,民工们不仅拿不到工资款,还要倒补给许会几十万元。

当月,民工们再次聚到一起讨薪,许会见躲不过去,答应先给支付27万元,但前提条件是要民工们写下“工程款已全部结清,无任何债权债务”的收条,放弃追讨余下100多万元劳务款的权利。

“要了三年的工资款,一分都没见到。马上要过年了,有的家里孩子要上学,有的家里老人要住院,民工们说先签了吧!我就只好签了款,拿到27万元,都分给民工们了。”杨彦忠回忆着那些艰辛的日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与杨彦忠一样遭遇的劳务队还有崔立泉所带的劳务队,他和杨彦忠所从事的工种一样,也一样没有拿到工资款。另外,赵民所带的钢筋队,也是只结了一半的工资款,便再拿不到一分钱了。

作为分包工程的许会却有多处房产,多辆汽车,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

举报在沉默中埋没

4月9日,记者到唐山市交通运输局采访时,该局宣传处办公室一个20多岁姓李的工作人员拒绝了采访,答应将采访提纲转交给杨荣博局长,截止发稿之时,也无回复。

同日,在唐山公路建设总公司,办公室一名姓李的工作人员记录了记者所要采访的问题。

4月12日,唐山公路建设总公司韩主任致电记者,声称工程质量没有问题,并称是举报人恶意诽谤。当记者提出希望他提供书面材料,以证明工程质量没有问题时,他以材料太多,无法传送为由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如此严重的质量问题,难道真的非得安全事故发生后再来调查吗?非要亡羊补牢吗?对工程质量的漠视,就是对人民生命财产的不负责任,负责工程建设的唐山市交通局及其有关领导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结束语:腐败不除,隐患难治。此事假如不是副局长的妻弟拖欠农民工工资,大桥的质量隐患将像“定时炸弹”一样深深的埋在桥桩之下,直到惨祸发生,或许人们才能知晓。 唐山市小河子大桥被曝偷工减料 层层转包

关键字: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时代财经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时代财经刊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新闻纠错: time@timefocus.cn

相关阅读: